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三年未杨 > 第一次真正撒谎

第一次真正撒谎

“哎呦?班里怎么笑的那么灿烂?”政治老师突然走进来,微笑的看着班里的同学。

“没事,你上课吧。”老阎说完刚要走出去,政治老师赶紧退出去说:“没事没事,这还没上课呢。”老阎看政治老师出去又叉着腰说:“政治老师的课好好上。不知道你们现没有,政治老师讲课从来不看书。可能是人家头都比我多,我这脑袋几乎都是不用的。”说着老阎摸了摸自己的地中海。铃声突然响起,老阎赶紧离开教室,害怕打扰我们上课。

“笑也笑完了,这也上课了,知道我要干嘛了吗?”政治老师把书放在讲桌上,笑眯眯的看着大家。

“讲课。”全班异口同声的回答。

“打死你!把我昨天给我的作业摊开,给我放桌子上我检查!”政治老师拍一下桌子瞪着眼睛说。“嗯?”全班同学感到非常诧异。石鑫言这才挠挠头站起来说:“啊!我忘了收作业了。”

“你看你,我上次还专门提醒你,你说你该不该挨打?”政治老师气的简直想把他的型给抓乱,但事实上政治老师说过头可断型不可乱,那自己抓乱头是自然不可能的。刚走到第一个位置上,就有一个低个子同学被政治老师抓着耳朵给拎起来,政治老师微笑着说:“我的作业你都敢不写?先给我麻利滚到后面!”

那名同学立刻笑着低着头说:“老师我错了,我下次再也不敢了。”

“看到没有?”严新敲着桌子对石鑫言说:“这位兄弟高啊,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,这种方法怎么试怎么管用!你这智障学着点,不然以后遇到事了肯定吃大亏!”石鑫言莫名奇妙地挠挠头,看着政治老师等着他的反应。政治老师微笑的看着那名同学,和蔼可亲的问:“你还想有下次?立马给我滚到后面!”

石鑫言挠挠头看看严新,严新:“,政治老师这货不按套路出牌”

那名同学悻悻的站起来,慢吞吞的靠墙站在后面。政治老师拿起那名同学的书,拉着长腔读到:“李绅!嗯!记住了。嗯?”政治老师突然抬起头疑惑的瞪着眼睛,看着李绅惊奇的问:“我怎么从来没有改过你的作业?你从来不交作业?”李绅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,全班立刻哄堂大笑。政治老师立刻转头指着石鑫言肯定的说:“不用猜这肯定是课代表的事。”石鑫言心虚的低下头,等着政治老师下面的话。政治老师走到后排李绅后面,把脸凑到李绅脸上问:“是不是看课代表第一次没记你的名,好说话。就一直不交了?”李绅害怕的说:“是的。”政治老师无奈的拍拍李绅的肩膀说:“行了,你回到自己座位上吧。”然后自己率先走到讲台,全班同学用好奇的目光看着政治老师,政治老师点点头说:“行了,不查了。”

后排几个男生立刻转头看着石鑫言,各种感情夹杂眼里。有好奇,有同情,也有幸灾乐祸。班里异常安静,所有人似乎都等待着政治老师下面的话。

政治老师并没有做停顿,立刻用右手指着石鑫言严肃的说:“课代表你可不能心软了,你这是间接性害了这些小兔崽子知道不?这是间接性杀人!你!石鑫言!是要枪毙的!”全班女生笑起来,后面的男生受到过照顾的舒口气,有的表示石鑫言没被罢官很失望。石鑫言点点头,没有底气的奥了一声。因为碰到没有写完作业的确实麻烦,第一是人家求你不要记名字,第二是如果名单传到老班那里,估计又得这位同学去送礼了。“好了好了,把课本拿出来翻开到第四十五页。”政治老师挥挥手,示意班里安静下来。

“石鑫言!”李在对面轻声喊,并把手放到了石鑫言的书立上。石鑫言低着头说:“小声点这是政治老师的课,你给我写纸条递过来。”李皱着眉头不满的说:“看你虚的。”随后拿出本子随便撕开一张,开始草草的写字。石鑫言还没有反应过来,李就把纸条从缝隙里递过来。纸条上用勉强能看清的字的写着:今天晚上一起去吧打夜市。石鑫言看了一眼对面等待的李,有点害怕的在下面写着:怎么去啊,今天才周五,明天早上才能回家。然后小心翼翼的递给李。李看了一眼立马低低的骂了一声傻逼,然后继续匆忙的写上几行字:今天学校让提前回家,没有校讯通!石鑫言不想去,但是还是有点害怕的写上:太好了,我还没打过夜市。

以下的课石鑫言就是害怕与着急的等待了。既害怕老班抓住自己或者被老爹现,又激动可以去吧通宵玩洛克王国了。但是总体来说还是想去的,哪个男生不懂事的时候不喜欢玩游戏?其实石鑫言也都听说同学们和李玩的都是穿越火线和英雄联盟,但是石鑫言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种游戏。洛克王国这种页游戏还是小学同学推荐的,平时石鑫言在家玩洛克王国,石海霞一进来就立刻把页关掉,根本没想过接触这类需要下载的游戏。

还有一分钟就放学了,老班怎么还没有通知?石鑫言看着最后一节自习课讲台上不慌不忙玩着手机的老班。难道李的小道消息错了吗?正在纳闷,最后一节课的铃声就响起来了。老班慢慢站起来说:“今天提前放假,不提前告诉你们是害怕你们坐不住。好了好了,已经校讯通了,你们可以回去了。”说完老班一挥手,一个人率先走出去,估计又是去喝酒了。

“怎么办?校讯通了。”石鑫言看着李,有点失望的问。虽然是有点失望玩不了游戏了,但石鑫言感觉心里踏实多了,不必害怕了。李翻了一下白眼说:“傻吗,第一节还没有,现在你爸肯定没有过来,赶紧给你爸打个电话,说去同学家住了。”说着递给石鑫言一个杂牌子:“你哪来的手机,我怎么说?”李不耐烦的说:“你问这么多干毛!你直接说天这么晚了,你同学想让你住他家。”石鑫言奥了一声,慌慌张张给老爹打电话。

“喂?你找哪位?”对面先传来老爹冷冷的声音。

“奥,爸,是我。”石鑫言赶紧慌慌张张的回答。

“鑫言啊!”老爹的声音立刻变得温柔起来,“我刚接到消息还没有走,你再收拾一下啊。”

“那个,爸!”石鑫言停顿了一下心虚的说:“这么晚了,我同学让我住他家。”

电话里立刻传来老爹果断的声音:“不行!”电话那边的妈妈在后面小声插嘴说:“怎么不行,他又不是小屁孩了,朋友应该有的。你朋友邀请你你不去?”虽然是小声谈论,石鑫言还是听到了。老爹犹豫了一下,无奈转过头对着电话说:“好,在朋友家懂事点,吃完饭帮人家刷刷碗。”其实多年后老爹和妈妈提起这件事,老爹和妈妈说当时完全没有想过一向懂事乖巧的石鑫言会撒谎。

石鑫言立刻答应:“好,这是必须的,那没事我挂了。”石海霞在那边无奈的说:“挂吧,明天自己打车回来。”害怕石海霞再反悔,石鑫言立刻把电话挂断了。

“走吧,别浪费时间了。”刚挂上电话,石鑫言现李已经帮他把书都收拾好了。李清在一边起哄:“放心吧,寝室交给我了。有我在,绝对不会让你们出事!”李拍拍李清的肩膀,转头走出去。说实话石鑫言现在的心里并没有多么开心,有的是恐惧,更多的是对爸爸和妈妈的愧疚感。班里人都走差不多了,都六点半了,天也快要黑了。石鑫言跟着李,急匆匆地跑出教室。走到校门口,看见许多走读生出门,根本分不清走读和住宿生的区别。但是看门老头还是还真的查人一样站在门口,随便的观察着出门的学生。

“我们怎么去啊?地点在哪啊?夜市多少钱啊?”石鑫言挠挠头一口气问三个问题。李拍着自己的头不耐烦的说:“你先别说话我脑壳昏,你十万个为什么吗?先站着等出租车!”石鑫言赶紧奥了一声。李叹了口气,还是说着:“先在这打个出租车,出汽车站附近的吧明天好打车。夜市一般不会过十五块钱,除非是特别豪华的咖。”一口气说完后,李赶紧轻舒一口气。然后现在路牌旁边不说话,石鑫言点了一下头老老实实的站在李后面。

各种各样的车经过,唯独没有出租车。唯一的一辆还是闪着有人的灯。“这怎么一个出租车也没有?”石鑫言突然感到伤感起来,李也是背对着石鑫言不说话,仿佛街道上的吵杂声吞没了石鑫言最后再问的勇气。街道上汽车的鸣笛声不断响起,两旁人来又人往让人焦虑,行人道上不管是笑着说话的脸,还是更多面无表情的冷酷,都让石鑫言突然感到自己在这个城市如此无力。不知道以后的打算,不知道离开了一些人自己就会变成什么样,是不是连这些街道上的路人都不如了

Copyright@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