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毒女戾妃 > 追夫记(四)戏水(完)

追夫记(四)戏水(完)

软玉在怀,阵阵女儿香直袭他的心肺,偏偏他此时身无寸缕,又被她抵在墙上,又中了软骨散,没有退路不说,动也动不了。

而她穿的衣衫,又一惯的单薄且又紧身,让他心猿意马,除了恼火也只有恼火。

当然,更多的是无可奈何。

谢甜仰着头看向端木斐,眼角弯弯,浅樱色唇角勾起,一双如墨晶般的眼珠在他脸上瞅来瞅去,像是猎人正在欣赏捕获到的猎物。

面对一把年纪了,还孩子气般喜欢玩闹的谢甜,端木斐是哭笑不得。

他怪异的表情,让谢甜心中更加恨恨地磨起刀来。

心中一恨,手上就不老实了,抓啊捏啊,一刻也不安宁。

端木斐的身子更加的僵住了,他脸一沉,“胡闹。”

“我就要闹。不服气的话,你咬我呀?”妹的,都有反应了,也不要她,这是什么男人?

真原意女上男下被她强?

“咬你一下,你是不是可以走了?”头顶上,那男人磁性的嗓音,忽然又说道。

谢甜:“……”微一愣神时,唇上被他咬了一口。

“好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被咬了一口的谢甜,心中粉红小泡泡冒啊冒的,犹自还在品味他的咬,但没一会儿,又听到端木斐驱赶着她的话,当下就火气直窜。

“端木斐!你个王八蛋!”谢甜怒得踮起脚,一把钳住他的下巴,恶狠狠道,“咬一口就想打发走老娘?”

端木斐的眉头死死地皱起,“那你说要怎样?”

“我要鸳鸯戏水。”

端木斐:“……”他耳根渐渐发烫,“这不好……,咳咳咳,我们还是等拜堂之后……”

“拜你个王八蛋的堂!再等拜堂,老娘的头发都白了,玩都玩不动了!趁着我们现在还年轻……”她瞧着端木斐的脸,狡黠一笑,伸手开始脱自己的衣衫。

她穿得很少,又很急,只三两下就将将自己扯光了。

然后呢,光溜溜地站在端木斐的面前,昂首挺胸,“看我。”

年纪已不小的她,因为没有生过孩子,肌肤和身材仍如二八少女一般。

禁欲男人端木斐哪里敢看?慌忙闭眼。

“死男人!”这副样子更加惹得谢甜大怒,她伸手一推,将端木斐扔澡盆里去了。

她就不信,强了他,他还不要她。

洗浴盆很大,足够两人在里面翻转着运动。

谢甜的动作很大胆,惊得端木斐彻底愣住,躺在那里,呆呆看着她。

她明明痛得脸孔都扭曲了,却还一直不肯停下,强行让两人的身体结合成一体。

大约实在难受得很,她口里还骂骂咧咧的,“哪个王八蛋说男欢女爱快活似神仙的?老娘要宰了他!”

“你……你如此难受,就不要强迫自己了。”端木斐叹了口气,“这男女之事,本来就是很痛苦的事情,万一你……”

万一谢甜怀了孩子,可怎么办?

他的脑海中,又想起了姐姐端木雅因为难产而大出血止也止不住的惨烈样子。

她痛苦得嗓子都喊哑了。

那艳若桃花的脸,当时惨白无色,像死人之脸。

床上全是血,血将杏色的床单染成了红色,他一个涉事不深的少年,惊吓得不知所措……

“谢甜……,这不好,停下来。”

“闭嘴!……唉哟,累死老娘了,你就不会动一动?”谢甜恨恨地掐一把端木斐。

停下来?

好不容易逮住端木斐了,她会舍得停下来?

她敢打赌,只要一放端木斐,端木斐这厮就会跑,说不定还会跑得无影无踪?

那她几时才出嫁?

中了药,动不了的端木斐,无可奈何地被她揉搓着:“……”

咣咣咣——

忽然,屋外的不远处,响起了急促的敲锣声。

紧接着,有几个声音高喊着,“不好了,走水了,国师大人的浴房走水了啊!”

走水?

哪儿呢?

端木斐抬头看向屋顶,果然,那屋顶处,不知几时飘起了滚滚的浓烟。

因为浴盆的水中放了药,所以,他的鼻子失鼻了,并没有闻出气味来,现在看到浓烟,脸色大变。

“甜甜,失火了,快停下。”

谢甜跟只猫儿似的,慵懒地趴在他的身上,扭啊扭的。

两人都没有穿衣,又是这般行为不雅着,被救火的人冲进屋里来看见了,成何体统?

但端木斐哪知这是谢甜搞的鬼?

端木斐不是要面子吗?那就丢了他的面子,看他怎么赖掉和她的婚事。

所以,谢甜像没有听见似的,不为所动。

Copyright@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