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戏闹初唐 > 第二二六七章

第二二六七章

“高中低,夫君,应该还有一档吧,最便宜的一档?”

这,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,雪,都下了几场了,杨乔借着牛宝宝生娃的机会,算是把过年住帐篷的习惯给改变了过来,这不,此时,所有的夫人们,以及大宝宝,小宝宝们,都住进了杨乔的这个院子里面了。

就是这样,这房间都没有住满的,就是说,这大宝宝小宝宝的,在以后二十年内,各自有了宝宝,都不一定能够住满这个楼房,嗯,要的就是这么宽敞。

而此时,杨家多数的作坊,工厂,也都放假了,顶多,还有几个高级工程师,以及技师,手上还有研究项目的,还在继续进行着研究。

这个,没有办法,杨乔也不可能强制他们停止研究,再说,如果中断了,接下来这思维还不知道跟上跟不上,浪费钱财,倒是无所谓的。

那个,谁让此时杨乔挣钱多呢。

挣钱多,而负担少,这个,也是为什么人们喜欢开作坊,经商了,要的就是这个暴利么。

而此时,杨乔则是跟牛宝宝在室外的暖亭里面聊着天,终于出月子了,额,这一个月,都有些馊了,这是牛宝宝自己的说法,虽然中间在专业医生的照顾下,也洗过澡,可,总归是月子里,没有正式的结论,一些试验,还是不要自己来的好。

“最便宜的一档,也是风险最低的一档了。”

杨乔有些感叹。

“为啥?”

牛宝宝不解,是的,不解,关心这个,关心那个,这妇幼医院这块,牛宝宝还真没有关心过,就是第一次生朵儿的时候,也没有关心过,那个时候,虽然照顾的也不错,可是,却没有这次这么的专业。

“夫君,你痛么,你怎么那么傻呢!”

牛宝宝跟杨乔心不在焉的交谈着,却拉着杨乔的胳膊,看着他胳膊上的咬痕,嗯,也应该是唯一的咬痕,别人,别人没有机会了,杨乔已经说了,这静,额,最小的宝宝,叫做静,好吧,不管是取自诗经,还是什么,总归,就叫静了,然后,大名叫做杨雅。

嗯,静,算是最后一个宝宝了,以后,家中再有出生的宝宝,那都是小辈家的宝宝了。

“静,妹妹,看看姐姐,看看姐姐。”

一边摇篮床里面,静宝宝正瞪着眼睛看着边上的朵儿姐姐,跟小妞侄女呢或者叫做外甥女,那个,杨乔都不知道怎么安排称呼了,这小妞,以后姓杨,该怎么称呼。

“牛宝宝,你是在关心我的胳膊呢,还是关心事情?”

“夫君,我听你说呢!”

“其实,最简单的说法就是,我们医院的医生责任心强,如果有责任心不强的,然后,医术还不错的,就让她们去给那些高价的病人服务,她们挣的也多,不过,出了错,处分也大,为此,这么多年,都给废了几个医生了。”

废了,心狠啊,其实,也不是心狠,既然是为钱留下来的,那么,这责任心还跟不上的话,她不受处理,谁受处理,嗯,不过,也没有把这种人给最高档的一级病人,而是给中档的病人服务的,就是中档的病人,那有而是高收费的,自然,相应的,医生跟着也挣的多,可是呢,这危险也大,而且,也就是这一档的服务的医生危险大。

高档的,需要达到百分百的无事故,所以,这医生也好,护士也好,都要有相当的责任心,还要经常检查身体,甚至,在服务的时候,同样也要有人给监视着她们的身体状况,就是说,全方位无死角的监督,以保证安全率也是百分之百。

而中档呢,自然了,会有一定比例的失误的,额,对外是这么说的,对内,自然是要失误达到最低了,所以,医术好的,然后,一些责任心差的,就给安排到这里了,你不会跟钱过不去吧,就是这么一个意思,可,要是这部分人出了事情,那么,自然,处分就大的多了,甚至,以后,再也没有机会当医生了,要么,她们就直接不要当医生,可是呢,很多的人又不舍得她们,医术太好了,没办法,这有这个天分,怎么办呢。

额,生活之中,就是这么无奈,明明是千里马,却懒的狠,就是鞭子抽,都不愿意跑快了。

自然了,这高中低三挡的接生,那医生都是跟着有分红的。

而这最低档的等外,那就是纯工资了,可,这些人练医术啊,一个是价钱便宜,嗯,主要是接收的附近的穷人的孕妇,不舍得出钱的富人,都不会收的,那个,咋知道是不舍得出钱的呢,额,有里正的路条啊。

Copyright@2020